中国首次因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启动全国性哀悼


这些美国政客根本没有真心将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但他们都是表演天才,在舆论场上千锤百炼。他们没干多少正事,但总能够把与公众、尤其是与自己支持者的交流做得很到位。疫情如此汹涌,人们的大量情绪需要释放,得到照料,政客们的绝大部分精力都使到了这里。

西方其他国家的情况也都是这样,政府干得太差了,手笨所以练就了一张“灵巧的嘴”。

如果仔细观察美国官员们与公众的互动,很容易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疫情催生了美国社会的焦虑,大家会比平时更关注政治人物,尤其是总统、州长们的表现,这给那些官员创造了更多在舆论中聚焦的机会。他们此时要做的不是认真推动一个非常有效而且有现实执行可能的抗疫决策,而是要判断自己露面时什么样的表现最能对得上公众的期待,有利于赢得支持。

在中国,情况正相反。我们各地的干部们很多属于“会做不会说”型。湖北最危急的时候,干部们很怕舆论追究他们在疫情初期的过错,虽然也举行了记者会,但很多时候是念稿子,没能有效回应人们的关切和焦虑。他们希望公众放手让他们做事,他们有错误悄悄纠正就是了,理解不了舆论的较真。

谈及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刘国强表示,如果按照平常年份的常规对比,一季度数据肯定不会好看,但从边际变化,也就是3月和2月的对比来看,3月数据明显好转。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暂时的,中国经济将继续展现极强的韧性,我们也有丰富的工具和充足的政策空间来稳定经济增长。

刘国强指出,疫情对经济冲击主要体现在供应链渠道、贸易渠道以及市场预期中。在冲击的同时,各个国家也都出台了对冲政策,加强疫情防控和国际合作,“影响会不会超过2008年,现在看还没有超过。2月24日以来,各个国家的股市下跌了25%,2008年是50%左右。”

GDP增速预计3.1% 央行:有些银行比较难过 但能缓解4月3日,国新办就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和强化对中小微企业普惠性金融支持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现场有记者提问:今年GDP的增速预计为3.1%,远小于去年4.1%最差的情况,您如何看待银行的表现,是否会进行新的压力测试?

西方的老百姓此刻其实已经不指望政府拿出什么有效办法了,大家在做着不同的自我选择:或者惜命待在家里,或者无所谓,染上了拼低死亡率的运气。不像中国,出了大灾难,政府真的要担当,实质性领导抗灾,保护人民。老百姓对此也充满期待,政府做的稍有闪失,公众群起声讨,政府也非常在意,迅速就要做出调整。

比如科莫州长可以说他从中国订购了1.7万台呼吸机,但是联邦政府与他竞争,削弱了他的计划。他通过指责联邦政府既推诿了自己当初没准备好现在也无力搞到呼吸机的责任,反而获得了很多纽约人以及全美受众的同情。联邦政府可以直接预测死亡人数或将达到10万到24万,把老百姓吓死了,然后特朗普总统再说,争取要把死亡人数压到10万以下,给了公众惊悸中的希望,这样一来,他的过错与责任瞬间蒸发掉了大部分,他反而成了很努力保护人民的好总统。

全市有15个区已连续14天以上无本地报告新增确诊病例,具体为平谷区自有疫情以来无报告病例、延庆区70天、门头沟区60天、怀柔区56天、顺义区54天、密云区51天、石景山区49天、大兴区49天、房山区46天、昌平区45天、西城区43天、通州区43天、丰台区30天、朝阳区29天、东城区27天;海淀区10天无本地报告新增确诊病例。新冠病毒不认国家、种族、政治,在全世界发起猛烈攻击,哪个国家抗疫做得好或者不好,一目了然。